这里阿森( •̀∀•́ )! 欢迎扩列交友找我聊天啊XD企鹅门牌号1966854905
本人很分裂 并且随时超进化(?)

飞翔的福

坚强的莓只笑不哭。

重发一遍

我威士忌!>3<
感觉自己提高了不少【并没有

发一波最近的摸鱼图好啦

第二章

两个人慢悠悠地往回走着,抱了满手的食物。

此时已经几近落日了,两个小孩子在地上拖出了长长的影子。chara不经意地看向frisk。光线从侧面照射过来,轻轻地披在frisk身上,把她那一头洁白柔软的发丝更加软化,刷洗成微微透明的颜色。frisk正好也看向chara,眼睛半闭着,睫毛都镀上了一层淡金色。

“像天使一样...”chara轻声说道。

“嗯?”frisk疑惑的看了她一眼。“像...什么?chara你看见什么了?”

frisk轻轻地捅了捅她。chara定了定神,头偏了一下,“像做梦一样。我又看见秋千了。”

frisk侧面是一架旧旧的秋千。

frisk看了看那架秋千。秋千也在落日的余晖下变得显眼了起来。她慢慢地停下了脚步。

以前,他们俩总也不常路过这里,但每一次chara都会用一种发亮的眼神提起这架秋千。因为艾丽妈妈在没人的时候曾经带他们坐过一次....frisk知道,她就是那次爱上了坐秋千...

毕竟她也就是那一次坐过,唯一的一次。

“嘿...走啦。太阳要落下来了,我们要快点赶回去呢。”chara笑着说道。他看见frisk把手里的东西都放在了地上。

“走。”frisk转过头来看着她。“还有一段时间。现在没人,你去玩一会,我推你。”frisk也冲她笑了一下。

chara有点哭笑不得,这次明明真的只是打个幌子...她也过去把东西都放在了地上。

秋千的诱惑力还是挺大的。

他们一溜小跑跑了过去。chara的手轻轻抚上那架秋千,它在多次的风雨中一点点的锈蚀,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了。一阵风吹来,锈迹斑斑的锁链晃动着,就会发出‘吱嘎——吱-嘎——’的声音。可是现在一点风都没有,在落日稀薄而柔和的微光里,这架秋千就像一张浸染了时光的痕迹的,温暖的老照片中的静物一样。透露出了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觉。

chara坐到那个已经褪了色的塑料座位上,frisk站在她的背后。

“呵...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...真像做梦一样。”chara轻笑了一声。frisk伸手轻轻的推了她一下,秋千开始吱呀吱呀地叫了起来。chara试着摆动腿来保持平衡,却像是在帮倒忙。

“嘿,挺久没玩了,都不会了。”chara尴尬的眨眨眼。“说的你好像以前玩过很多次似的。”frisk咧了一下嘴,刚才chara的腿磕到了frisk腿上。frisk继续推着她。“你用力一点推好不好...你力气怎么这么小啊。”chara嫌弃的撇了撇嘴。frisk眨眨眼,有模有样的把袖子卷起来。chara感觉自己要遭殃。frisk一下比一下用力的推着她,chara越飞越高...终于在一次次的失重感觉下认输了。“诶诶诶!行了行了我错了别推了我要飞出去了!”chara慌张地喊道。耳边呼呼的风声中传来了frisk的笑声,“怕了吧?”chara在半空中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“好-害-怕啊-”chara拖长了声音喊着,忍不住让笑声越来越大。风声让她听不清楚自己的声音,好像都被刮碎了一般。

“frisk你好幼稚啊!”

“你才多大就敢说别人幼稚了....”

有回忆的声音从风里传来。

是刚入院的一年吗...?是第几年来着...chara笑着眯起了眼睛。风有点大了。吹得眼睛发涩。

艾丽妈妈...好想您呢...我和frisk又来这里荡秋千了。

“艾丽妈妈...”

我们两个呆在这里三年啦...您去哪了呢...

艾...丽...妈妈。

坐在秋千上的人不知从什么时候变得沉默了起来。

frisk慢慢地停下了推秋千的手,一点一点的把秋千接住。

“chara...?”

frisk轻轻地走到她的面前,把手搭在她的肩上。

面前的人儿,死命的压抑住哽咽的声音,手狠狠地握住那两条生锈的铁链,攥的指节发白。她低着头,棕色的发丝一点一点的垂下来,藏在阴影中的表情模糊不清。

早已泪流满面。


“喜欢荡秋千啊...”

“喜欢和你们一起荡秋千啊。”

小小的chara仰起头,眉眼弯弯的对艾丽说道。



【艾丽已经离开两年了。】


© 鸦森啊Vincena|Powered by LOFTER